logo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服务热线:15809657998

logo

寻苗枸杞香《中华黄河文化圣地》

发布时间:2021-02-01    浏览次数:79次

李占彦  著

    枸杞药食两用价值极高,不知不觉就强壮了食用者的筋骨。因为这种特殊的品质,赢得了古今无数人的青睐。

    令人惊叹,作为药用植物之一的茄科枸杞,其为中国人所知,早在二千年前的“春秋”时代就被人们所喜欢。我们的祖先在认识自然的过程中,发现许多可食且无毒的植物,于是教人们采食。口口相传的过程中,积累了许多本草的知识。那时,大概人们采食的是野生的植物本草,只是把它们作为一种可食的蔬菜,在一次次的实践中,认识了本草的药性。

    关于枸杞,郑玄、陆德明、孔颖达在《毛诗注疏》卷一十六《四牡》《杕杜》记载:“翩翩者鵻,载飞载止,集于苞杞。传:杞,枸檵也。王事糜盬,不遑将母。”“陟彼北山,言采其杞。笺云:杞,非常菜也,而升北山采之,托有事以望子。”根据文中后人的解释,所谓“杞者”,皆“枸杞”。此后,逐渐地知道了其蕴含的“药性”,从而形成了一系列的相关学识。逮至宋、元之际,这种“认知”过程已经趋于成熟。南宋范处义《诗补传》卷一十六记载:“杞,枸杞也,采其叶,秋采其子,冬采其根,劳将率之。”《说文》所谓江南食以降气者也。土人抟粉为饵,假以为色,青、绿而可喜。”元代徐谦《诗集传名物钞》卷五记载:“枸,音苟记。诗辑》即枸杞,《本草》又名仙人权、西王母杖,其根名地骨,其茎、榦三五尺作丛。春作羹,茹微苦。”除了《证类本草》外,“枸杞”还曾作为“专章”,出现于专门的“药书”《本草图经》。苏颂《苏魏公集》卷六五《本草图经序》记载:”药有上、中、下品,皆用本经为次第,其性类相近,而人末的识,或出于远方,莫能形似者,但于前条附之。若溲疏附于枸杞、琥珀附于茯苓之类是也。“至于其“性、理”,前人早有涉及,而诸处方,更不在话下。《银海精微》卷下:“肝气盛火旺者,则可用柴胡、羌活、青箱子、白芍药、羚羊角,虚则除之,加熟地黄、当归、川芎、楮实子、枸杞子之类。”“肾热相火旺者,则可用黄栢、知母、车前子、木通、滑石、瞿麦、匾蓄、大黄、朴硝之类,虚则大忌之,可加肉苁蓉、五味子、磁石、菟丝子、乳香、川椒、青盐、枸杞子之类。”

    外台秘要方》卷一七:“枸杞子煎方,是西河女子神秘有验,千金不传。又名神丹,煎服者,去万病,通知神理,安五脏,延年长生,并主妇人久无子,冷病有。能常服,大益人,好颜色,年如

五时。”“春、夏采苗叶,如常食法。秋、冬采子、根,以九月日采子,暴干,十月,采根取皮,作散,任服。至于造酒、服饵,各有常宜,及羹、粥为妙。”所称“羹、粥”,《寿亲养老新书》卷三、四:“枸杞子粥:枸杞子生研,捩取汁,每一盌粥,可用汁一盏,加少熟蜜同煮。”“‘枸杞’叶,和羊肉作羹,益人。”

    ”枸杞“在我们国家分布很广,南北皆有。即有元而言,北至”山西“(今山西北部、河北西北部、内蒙中南部),南至“广东”。《道园遗稿》卷二《丰州李氏孝义诗》、卷八《送普从异译史调广东》:“沙中枸杞已成树,的皪丹珠饱秋露。”“秋露垂珠枸杞丛,海天火齐荔枝红”然而,随着医治和食疗的需要,对其“原料”品质的要求也就不断提高。于是,北方、特别是西北地方、尤其是宁夏所产者,也就成了稀世的“珍宝”。《寿亲养老新书》卷三:“凡枸杞生西河郡(汾州,属冀宁路)谷中及甘州(路)者,其味迥过于蒲萄。今兰州西去邺鄯城(西宁州)、灵州(宁夏路属)、九原(丰州,属大同路),并大根,茎尤大。”《道园遗稿》卷五《寄斡庄佥宪》:“为怀同馆西河客,不寄驼囊枸杞红。岂想往来江海上?虚凭归雁问秋风。”王恽《秋涧先生集》卷二三《谢平职山公见惠东阳佳酝、大同枸杞》:“云腴酿自东阳酎,仙杞香来大若山,二物并遗沾雅贶,一樽为驻衰颜。应渐潦倒登瀛客,尚觊哀怜赐珮环。”而以上情况,在宋已经发生孔平仲《谈苑》“陕西极边枸杞,大可柱,叶长数寸。”“今之医者治病少效,殆亦药材非良也。”

    唐时就曾为“土贡”的“甘州枸杞”,于元朝曾经名闻遐迩。清容居士集》卷一《送药德敬甘肃儒学提举》:“磅礴坤舆总帝图,手提文印化沮渠。旋宫更问《凉州》谱,尚右时通梵国书。枸杞夜号端入驿,蒲萄秋落易盈车。飞沙斜日频回首,归雁相迎亦惘如。范椁《范德机集》卷七《奇上甘肃吴右丞》:“塞上孤鹰白雪毛,塞门风物静萧骚。黄河西去从天下,泰华东来拔地高。枸杞莫将如薏苡,醍醐足饮胜蒲萄。”至朱氏明中叶,情况依然。吴宽《匏翁家藏集》卷三O《谢顾良弼送甘州枸杞》:“畦间此种看来无,绿叶尖长也自殊。似取珊瑚沉铁网,空将薏苡作明珠。菊苗同摘凭谁赋?药品兼收正尔须。曾是老人宜服食,只今衰病莫如吾。当然,这是就枸杞子而言,至于“叶”,只要鲜、嫩就行。《静修先生集》卷二《学东坡小圃五吟枸杞》:“仙苗被城郭,闻之杞国人。始疑制名初,义与荆扬钧。远惭勾漏令,空望黄河滨。常山古灵润,烟霞流余津。青荑发丹乳,厚饷谢我神。世人厌肥腻,思与雅澹亲。客来荐蔬茗,用以华吾贫。方书自有本,疑信未敢真。偶思青城山,山人寿且淳。手持羲皇书,念此区中民。”枸杞,自从被我们的祖先发现,其香,就被大众所喜欢,并逐渐被人们所认识,作为特殊的本草。

    枸杞是大地上山光秀色的组成部分,以其不争的美好,愉悦了人的心。

    元代同知邓玉宾的儿子是元代散曲家,名字、籍贯、生平、事迹均不可考。其散曲仅存小令《双调·雁儿落过得胜令·闲适》三首,其中一首就把枸杞作为美好的意象:


    晴风雨气收,满眼山光秀。寻苗构杞香,曳杖桄榔瘦。识破抱官囚,谁更事王侯?甲子无拘系,乾坤只自由。无忧,醉了还依旧。归休,湖天风月秋。


    邓玉宾子历经坎坷,在官场中苦苦挣扎,却屡屡失败,所以深感英雄无用武之地。因为诗人认识到了社会的黑暗以及为官的危险,而不愿再“事王侯”,于是避世求闲,干脆走上了隐居的道路。他深受老庄道家思想的影响,认为人生如梦,祸福无常。他认为做官与被囚禁一样,都失去了自由。看破官场之后,于是逃到自然当中,寻觅杞的天香,悠然于“湖天风月”中,逍遥自在。跳出了尘俗,就没有了羁绊,礼教对自己就没有任何约束,无忧无虑,对酒当歌,落得个逍遥自在。其实,他的这种悠悠闲适,包蕴着往日的辛酸和内心的不平。所以,他的“闲适”,亦可视为消极抗争的一种方式,虽然不满于现实,却只在山光水色以及道家教义中寻求解脱。

    经济时代,忙碌而机械的生活已消磨掉了属于我们心灵的风雅,其实,草木之间、远古山林,我们才能够觅得到诗情的优雅和宁静,感受到清风浩荡,溪流澄澈。热爱生活,在生活当中寻找诗意和审美。可生活并不全是顺达,遭遇挫折和不如意的时候,要懂得知足常乐。处事淡泊、不计名利的生活态度会让我们看到不一样的人生风景。

    《庄子》中说:“水静犹明,而况精神!圣人之心静乎!天地之鉴也,万物之境也。”天地万物是大美,只有我们拥有一颗宁静的心才能够欣赏到其中的美来。

    一个人的心里有太多欲望,或是过分在意别人的赞誉和诽谤之语,这颗心就会被鼓荡着,躁动着,日久了,就会变得眩晕、冷酷、浮躁,这样,看世界的眼光就会有偏差。如果不能拥有一份宁静,不能拥有一份闲适,我们能够观照世界的真实吗?我们能够享受到生命本真的快乐吗?

    寻苗枸杞香是一种悠然,在满眼的山光当中,发现的是悠然的欢喜。心安静了,就能够放下一切的执着。道家云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阴阳五行说认为,天地山川各有对应,山用分割为地象,配星宿分割为天象,相互映照。“山环水抱必有气”,人在天地间的游走,不仅仅只是看看风景,而且接纳自然山水之气,使身体康健。孟子提倡颐养的浩然之气来自于天地,人要养气就必须亲山临水,走到大自然中去。

    很欣赏和喜欢苏东坡的“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。”人在安静时,内心涵养了天地浩然之气,就会生命从容;行动起来,乘风里,快意人生。“千里快哉风”是何等的风流倜傥、痛快淋漓!

    曲中提到的枸杞,全国很多地方都有出产,尤以宁夏出产的最受青睐,红艳艳的枸杞,唯有宁夏枸杞药用价值极高。而宁夏枸杞中,品质最上乘的当数中宁枸杞,有民谚云“天下枸杞出宁夏,中宁枸杞甲天下,就是对中宁枸杞无可比拟的品质的赞誉。枸杞是治病强身、保健美容的养生珍品,中宁枸杞则以其药用、食用、保健美容价值更高而驰名中外。


游客留言

我也来说两句!



系统检查到你还未登陆,请登陆后在评论,点击这里[登陆]